yellow字幕网app2020

游戏时间AM10:12

西北大陆,黄金之城远郊,考古家协会临时营地之狗头人攻略组总部

“都这时候了,小茜能不能就先别强调这个诡异的名字了……”

米卡一边消耗着自己刚恢复到三成左右的魔力值给墨檀与安东尼·达布斯两人(三头)做最后一轮治疗,一边用肘子把自己的好姬友顶到身后:“稍微学着看看气氛嘛!”

“我已经很会看气氛了。”

露西艾托着自己光洁的下巴,一本正经地说道:“最近半年都没有当面拒绝过别人的表白,每次都是通过短信的方式……”

“我不是在说这个啊!”

米卡咬牙切齿地打断了露西艾的自证,满头黑线地愤声道:“有人追了不起啊!”

后者歪着头想了想,然后很是果断地摆手道:“不,因为我并不是很想谈恋爱,所以目前没有觉得这种事有什么了不起的,虽然对米米你来说应该会挺了不起的。”

“怎么会有男人看上你这种性格恶劣的混球!”

米卡一边用堪称粗暴的手法将两团阳炎砸在墨檀背上,一边双眼通红地怒吼道:“这不公平!”

露西艾摇了摇头,继续用她那淡定到宛若机器般的声线说道:“这不奇怪,毕竟这个人是多样性的,所以在无数男人中能有几个看上我并直言表白的人并不奇怪,但在同样的前提下,从来都没有被男人看上过的你就很奇怪了。”

怀抱乌克丽丽的女孩

咚——

米卡散去了手中的治疗法术,宛若一尊石像般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双眼无神、面色苍白。

“呜呃!”

本来在旁边看热闹的卡塞娜也是一个踉跄,宛若遭到枪击般捂住胸口,箭步上前抓住了露西艾的领口,用力一丢:“晒你的太阳去!”

“哦。”

直接被扔到阳光下的露西艾连动都没动,就这样维持着落地式的‘大’字型躺在地上,眯起眼睛享受起了日光浴。

而原本气氛十分凝重的汪汪小队与阿良一干人则在这通插科打诨下勉强放松了下来。

“真的没事吧?”

贾德卡见身黑漆漆的墨檀这一会儿已经开始挣扎着起身,连忙按住他的肩膀问道:“你现在这样子真能起来吗?”

生命值已经恢复到了85%,状态栏中那两层灼烧和烫伤也被刚才那轮阳炎彻底驱散的墨檀笑呵呵摇了摇头:“没事的,就是看起来有点焦而已,其实都是皮外伤,多亏了米卡姑娘的治疗,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

“多亏了我?”

石雕般倒在地上的米卡抽搐了一下,抬起头来仿佛梦呓般问了这么一句。

墨檀被对方那完没有光的无神双眼吓了一蹦,迟疑了半秒钟后才微笑着点头道:“嗯,多亏了你,实在是太感谢了。”

“太感谢了!”

从刚才开始始终自责不已的阿良也深深地对米卡鞠了一躬。

“是这样啊……”

米卡疲惫地点了点头,然后瞥了墨檀一眼:“那你乐意对我表白不?”

“自当从……蛤?”

墨檀当时就惊了。

“汪!?”

蹲在墨檀旁边的牙牙也惊了。

“诶?”

从后面搂着牙牙的季晓鸽也惊了。

“槽。”

卡塞娜倒是没惊,只是感觉很丢人地别过头去。

“唉。”

克里斯蒂娜长叹了一口气。

“光合作用是好文明。”

两耳不闻窗外事,心意晒太阳的露西艾非常不合时宜地发出了感叹。

而给人感觉已经有些坏掉了的米卡则旁若无人地继续说道:“就是说说‘我喜欢你发自真心’、‘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怎样怎样’之类的话,放心,我不会答应的,我就想听听表白。”

“妈的好丢人。”

卡塞娜抱着脑袋蹲下了,然后瞥了旁边的克里斯蒂娜一眼,压低声音咬牙道:“米米开始放飞自我了,咋整?”

“就……就这样呗。”

坐在卡塞娜旁边的盾娘很是没辙地耸了耸肩,莞尔道:“这可是米米第一次在游戏里用女角色,长相也跟她在游戏外一样可爱,默小哥给人的感觉也挺和善,就算是帮忙好了,表个白什么的肯定没问……”

“对不起。”

墨檀深深地对米卡低下了头,礼貌地表达了婉拒。

卡塞娜克里斯蒂娜:“……”

米卡:“……”

“那个,我有个天赋,大概意思是不能撒谎。”

墨檀特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诚恳地说道:“但我觉得米卡姑娘你的性格很好。”

米卡面如死灰地躺了回去,喃喃道:“好了,你不要安慰我了,快点去死吧,渣男。”

墨檀:“……”

“几个意思?”

阿良眨巴了两下眼睛,结合之前米卡和露西艾的对话飞快地进行了一番脑内推理,然后拽了拽墨檀的袖口,低声问道:“这位治疗小姐姐想听人表白?”

后者点了点头,同样小声地回答道:“嗯,好像是这个意思。”

“好!”

阿良深吸了一口气,大步流星地向米卡走去,沉声道:“我阿良有恩必报,既然米卡小姐姐把差点被我砸死的默兄弟和达布斯兄弟救了回来,区区表白就让我……”

“不用了。”

不知什么时候突然直起身来的米卡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正色道:“不用了!”

“啊?”

“我已经没事了。”

“米卡小姐姐你不用担心,我阿良不怕被拒绝,也没有女朋友,你要是真想听的话……”

“我真的已经没事了,刚才没说清楚,我是想在现实里被人表白来着。”

“你和默兄弟在现实里认识?”

“呃,不认识。”

“?”乐视

“好吧,其实我就是不想让自己的首次被表白糟蹋在一个狗头人手里。”

“我特么……”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

“别随便给人家发卡啊!”

或许是同为暴躁老哥之间的共鸣,卡塞娜在阿良即将暴走前一把拎起了心如死灰的米卡,大力将其甩到了露西艾旁边,怒道:“你也跟着一起闭嘴晒太阳去吧!”

“哦。”

米卡也没有挣扎,连扑腾都没扑腾就在露西艾旁边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这几个缺心少肺的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抱歉啊。”

卡塞娜捂着额头叹了口气,诚心诚意地对墨檀等一干人道了个歉,干笑着提议道:“咱说正事儿呗?”

“说正事说正事。”

因为安东尼不愿意起来所以依然躺在那里挺尸的达布斯轻咳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从刚才开始就已经跟不上节奏的、在场唯二狗头人之一的霍格·黑皮,问道:“你建议我们找的‘突破口’已经到位了。”

“看看成色咋样~”

季晓鸽开心地侧了侧身子,伸手指了指背着个铲子一脸不爽的阿良,眉开眼笑地向霍格问道:“我觉得小伙挺精神的。”

阿良一脸懵辶:“哈?”

“我看看……”

被贾德卡和牙牙以‘带孩子出来透气遛弯见见世面’为由从聚落中带出来的霍格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两步,眯起他那双算小眼睛上下打量起阿良。

“嗯!?”

出于不良少年的职业习惯,阿良下意识地瞪了回去,还顺便哼了个长音,一双浓眉下比霍格至少大两倍的眼睛犀利而凶悍,当场就给孩子吓了个趔趄。

“嘿,别吓着孩子!”

已经在工匠镇那边和阿良混得比较熟的季晓鸽瞪了前者一眼,威胁道:“人家还没成年呢。”

“呃……”

鉴于面前这姑娘跟自家大哥在现实中是朋友,而且性格也确实是那种一点都不讨人厌的开朗大方型,阿良还真就听话地敛起了他那副凶神恶煞的表情,轻咳了一声:“抱歉,我就是习……”

“好!这个好!”

结果阿良话音未落,霍格便猛地一拍手,双眼放光地盯着前者那高达一百四十八公分的伟岸身躯以及那两条露在外面的,充满肌肉的精悍手臂,兴奋地叫道:“可以的!这位大哥绝对可以的!”

“可以什么?”

因为这段时间的掉线颇为频繁,所以对计划细节了解并不详细的墨檀眨了眨眼睛,好奇道:“是说阿良的话,说服族长女士的可能性会比较高吗?”

“没错没错!”

霍格点头如捣蒜,大声道:“如果是这位阿良哥的话,征服……”

“咳!”

原本被卡塞娜扔到不远处晒太阳的露西艾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霍格身后,轻轻地弹了后者一个脑瓜崩,打断道:“好了,既然必要条件都已经凑齐了,那我们就来开作战会议吧。”

一边说着,这位仿佛永远都跟大家差半个频道的姑娘一边还隐蔽地给了霍格一个眼神,让这个因为过于兴奋开始口不择言的少年飞快地拾回了冷静。

嗯?

并没有放过这个细节的墨檀微微一楞,看似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开什么作战会议?”

“开什么作战会议都跟你和阿瓜这两个伤员没关系。”

露西艾轻描淡写地瞥了墨檀一眼,然后飞快地转头对自己的好姬友米卡说道:“米米你照顾一下默和阿瓜他们,我之前在论坛里看过,这个游戏里的伤势都很真实,一个处理不好的话就算表面无碍了,之后也可能会出现问题。”

“诶?”

“啊?”

“真的假的?”

米卡、墨檀和达布斯同时发出了困惑的声音。

“真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自己下线去查,我记得是在杂谈区,帖子名叫论内伤对玩家造成的深远影响,虽然不确定真假,但还是小心使得万年船的好。”

露西艾给出了颇具说服力的答案,然后对继续对米卡嘱咐道:“米米你之前用的基本都是神术吧?一会儿在用比较温和的自然魔法给他俩滋养一下,这样就算我之前看到的那篇帖子没骗人,应该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默默关掉消息栏的米卡点了点头,伸出大拇指咧嘴笑道:“好,就交给我吧!”

“那就这样,大家一起回帐篷里开会吧。”

露西艾笑了笑,然后就带着除了墨檀、安东尼·达布斯以及米卡之外的所有人离开了,包括满脸兴奋的霍格和一脸懵辶的阿良。

尽管并非两个团体中的领导人,但露西艾依然凭借着那股子不由分说的气势征服了所有人,就连贾德卡和牙牙两人也因为担心墨檀的身体没让他跟着。

……

两分钟后

“米卡姑娘。”

沐浴在一片令人神清气爽的绿色氤氲中,正在接受治疗的墨檀忽然转头对米卡笑道:“差不多就停下吧,魔力方面还好说,让体能值透支了就不好了。”

米卡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沉声道:“那可不行,刚才小茜也说了,要是那篇帖子说得是真的,你们可是会留下暗……”

“不会有暗伤的。”

墨檀莞尔一笑,耸肩道:“我答应你不会去找大家一起开会就是了。”

米卡当即就是一愣,紧接着立刻移开目光浮夸地笑了起来:“啊哈,哈哈哈哈,讨厌啦,默你说的怎么跟……”

“应该是想故意制造我不在的场合吧。”

墨檀抬手打断了米卡,不温不火地说道:“虽然今天接阿良时受的伤完是个意外,但那篇帖子我猜是早就准备好的,时间应该就是这两天。”

“诶?”

“我刚才又仔细想了一下,如果没有这场意外的话……”

……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的话,我会唆使大哥跟默打一架。”

帐篷里,露西艾直言不讳地如此表示,并在众人古怪地注视下淡淡地说道:“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大概已经知道默是个怎样的人了,再加上之前跟夜歌聊天时得到的情报,我的结论是……在木已成舟的情况下,默大概不会多说些什么,但如果他在场,支持这个计划的可能性要小于五成,所以我觉得至少在现阶段还是把他排除在外比较好,毕竟……”

她停顿了一下,然后对旁边有些坐立不安的霍格露出了知性的微笑:“毕竟霍格这个主意还是挺下作的。”

“我的提议很下作吗!?”

霍格当时就惊了。

“嗯。”

露西艾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又对一头雾水的阿良露出了甜美的微笑:“就算一开始不下做,阿狗跟我们一样的异界人身份也会让这个提议变得有点下作。”

阿良:“……?”